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玉石俱焚

    尽管陆隐只有狩猎境,但这一刻,散发的杀机就连这些掌舵人都惊讶。

    “对于各位来说,外宇宙那些人是绵羊,而对于我陆隐来说,同样是绵羊,外宇宙各大势力高层有多少人?四百零九只是小半中的小半,大半人早已跟诸位达成了合作,一旦门户计划开始,立刻退出东疆联盟吧!但他们退得了吗?”。

    陆隐抬眼,冰寒彻骨的目光扫过众人,“你们可以制定门户计划,我陆隐,同样可以制定,一个高手要杀一个普通人,我保护不了,但我要杀一个普通人,你们,也保护不了,对于你们来说他们相当于普通人,对于我陆隐来说,也相当于普通人”。

    苍宙目光陡睁,惊讶看着陆隐,这小子,够狠。

    刘千决脸色沉了下来,好狠的心,玉石俱焚。

    文自在深深看着陆隐,别人都说陆隐一统内外宇宙靠的是时机,靠的是背景,但这一刻,他才确定,此子有这个能力,气魄,手腕可以一统外宇宙。

    他这是打算重新洗牌,加入东疆联盟和加入内宇宙的人全部都要死,再来一批人重新选择。

    “哼,小辈,真以为这样能唬住我们,那些人都是外宇宙的人,你出手,东疆联盟只会解散的更快,而且你也会被那些人视为仇敌”红主低喝。

    陆隐昂首,“这是自然,但我陆隐没怕过事,你打听打听,东疆联盟成立至今,遭遇了多少反对的声音,那些声音还在不在了,他们的子孙后代还在不在,我陆隐既然敢做,就敢承担这一切”。

    “这就是你威胁我们的筹码?”灵秋问道。

    陆隐与她对视。

    灵秋摇摇头,“没用,就算这批高层全死光了,下一批上位,同样也会在门户计划执行范围内,我们无所谓,你又能杀多少?你觉得在你和我们之间选择,那些人又会选择谁?屠杀过多,你遭遇的反抗也就越多,到最后甚至可能把你沧澜疆域牵扯进去,谁都救不了你”。

    苍宙好笑,年轻人气魄十足,可惜考虑不周。

    陆隐嘴角弯起,“灵秋前辈说的不错,周而复始,我陆隐必定遭亿万人唾骂,相比东疆联盟解散,这个结果更难以接受,所以,既然我倒霉,也不会让诸位舒服”。

    “诸位之所以想瓦解东疆联盟,是为了从外宇宙得到利益,不管是掠夺,交易还是欺骗,总之以内宇宙的能力,足以从外宇宙得到庞大的利益,但如果这些利益有意外呢?比如被海盗打劫,比如某些交易内幕公之于众,比如发现的资源被摧毁,那么诸位还能悠闲吗?”。

    众人脸色变了,陆隐口中的海盗可不是寻常海盗,更不是一支海盗,而是雷恩大战团,是海盗王,一句话可以将全宇宙大半海盗集中过来,颠覆白夜流界,他口中的海盗可是规模很庞大的。

    “小辈,你威胁我们?”山神语气不好了。

    陆隐笑道,“从一开始晚辈就说过,这是一场文斗”。

    文自在开口了,“海盗终究上不了台面,白夜流界被颠覆,因为他们准备不足,没料到那一步,如果陆盟主以为光凭这些海盗就能让我们忌惮,想的就太简单了”。

    陆隐点头,“这点晚辈承认,其实与诸位前辈为敌压力真的很大,不管什么手段,面对诸位前辈似乎都没用,仅仅六个人,却代表了内宇宙,内宇宙这股大势,别说晚辈,刘前辈说过,就算是荣耀殿堂理事都阻止不了”。

    “前面说的那些只是供几位前辈娱乐,如果几位前辈不放在心上,依然执意要开始门户计划,晚辈就等于被前辈们逼上绝路,那,做出一些事可就别怪晚辈了,比如说”,陆隐眼睛眯起,看向灵秋,“挨个上门,挑战同辈高手”。

    灵秋脸色一变。

    文自在,刘千决同样脸色一变。

    “晚辈一直想领教一下灵灵族的天赋,文家的文字狱,还有剑宗十三剑,当然,对于乱神山的近战实力也很好奇,还有驭兽流界千奇百怪的驭兽,都让晚辈神往,晚辈决定在星空至尊赛来临之际挨个上门挑战,争取让各位最杰出的传人,登不上星空至尊赛”陆隐声音很大,也很自信。

    他的话让众人寂静无声,一个个脸色都变了。

    星空至尊赛,如果仅仅是一个普通比赛,他们不在乎,但到了他们那个层次,知道了某些事,对于星空至尊赛的看重不是常人能比的,即便不知道前十的奖励,但听也听过,那是改变命运的机会。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这些名额不可能开放,任由所有人争夺。

    这不仅是改变参赛者本人命运的机会,更是改变整个势力命运的机会。

    白夜族始终想进入新宇宙,所以当真武夜王被内定位星辰五子的一刻,举族欢庆,真武夜王直接被定位白夜族下一任族长,白夜族如此,其他势力同样如此。

    剑宗也想进入新宇宙,灵灵族,乱神山,谁不想进入新宇宙?谁不想改变命运。

    星空至尊赛就是改变命运的机会。

    当星空至尊赛消息传出后,当他们得知某些内幕后,已经准备集合所有资源培养最杰出的弟子,争取夺得那十个名额。

    然而此刻,陆隐挡在前面了。

    别人无法通过这点威胁他们,但陆隐可以,他的战绩太辉煌了,实力也太强。

    如果他真的上门挑战,即便他们的传人与陆隐实力相当,拼的两败俱伤也无缘星空至尊赛。

    这个代价,他们承受不起。

    这不是利益的问题,而是命运的问题。

    “你不想参加星空至尊赛了?”灵秋厉喝。

    陆隐笑了,“无所谓,我陆隐从一介普通人修炼到今天已经很满足了,更看重东疆联盟,诸位想要摧毁我的东疆联盟,我就摧毁诸位看重的,灵宫的天宫可是让晚辈很惊叹呐,是时候挑战一下了”。

    “东疆联盟对你真那么重要?他的存在带给你的影响并不大,在新宇宙眼中,你这个外宇宙之主随时可以替换”文自在道。

    陆隐道,“很重要,说了诸位前辈也不信,对了,再加一句,晚辈被长天岛上圣天师提名为至尊山关主,如果诸位前辈不明白何为关主,打听一下吧,很有用的消息”。

    “你被提名关主了?”苍宙失声。

    刘千决也回头看向陆隐,神色震撼。

    陆隐笑了,“看来诸位前辈知道,那就应该明白由晚辈上门挑战,会面临什么结局”。

    众人对视。

    他们作为内宇宙八大流界之主,星空至尊赛消息传出后就得到了不少内幕,其中自然包括关主。

    所谓关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唯有最强的人才能成为关主,限制参赛人数,换句话说,谁能成为关主,谁,就是被认为最强的人,可以看做是种子选手。

    灵秋对灵宫很自信,十决,同辈无敌,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想过灵宫会被提名为关主,太难了。

    他们所确定的关主只有一人,上清,这个无敌的三阳祖气使用者,唯有此人才够资格成为关主。

    他们没想到陆隐居然被提名了,而且还是上圣天师提名的。

    上圣天师可是真正站在人类巅峰的存在,他的眼光不会错,此子,难道已经足以与上清并列了吗?

    任何威胁对他们都没用,唯有这个,关乎到他们命运的威胁才有用。

    不管他们认不认为自己的后辈可以争得那十个名额,此刻都不敢冒险。

    陆隐属于那种说得出,做得到的类型。

    “以战养战,晚辈的修炼就是在战斗中成长,打的越多,提升的越多,很期待啊,与其他十决的对战”陆隐感慨,又威胁了一句。

    “小辈,别以为击败两个十决就无法无天,灵宫,文三思,刘天沐都突破了启蒙境,岂是你可以对付的,任何一人都足以轻易解决你,想以此让我们取消门户计划,不可能”红主怒喝,恨不得立刻对陆隐出手。

    陆隐看向他的目光带着轻蔑与不屑,“火域,没一个拿得出手的人,不在我上门挑战的范围内,去挑战你们只是给你们增加知名度,丢人”。

    “狂妄”红主怒极,瞪着陆隐,好像要把他吃了一样。

    刘千决淡淡开口,“你有把握对付十三剑吗?”。

    陆隐随意道,“无所谓,反正有把握在第十三剑下不死,只要不死,就能拖死敌人”。

    刘千决沉默。

    苍宙嗤笑,“你就出手吧,你是十决,只能挑战十决吧”。

    陆隐看向他,“就算十决不参赛,你的后辈也要面对新宇宙那些人,别忘了,星辰五子都是新宇宙的,十决加入还能帮帮你们”。

    文自在叹息,“居然被一个小辈威胁到了,还是扫地舒服”。

    山神看着陆隐,其他人也都在看着陆隐,感觉棘手。

    一个小辈,别说十决,就算是真正的同辈无敌,敢威胁他们,他们也不在乎,有把握让他还没接近就先重伤,但陆隐不同,他背景太恐怖了,随便找个高手保护一下就能让他们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