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剑阵

    陆隐早就知道内宇宙不可能任由东疆联盟存在,一直以来没有动作原来是在确定名单,他思绪有些乱,四百零九人,以内宇宙的实力,派出刺杀这些人的都是高手,他可没这么多高手应对,哪怕加上雷恩大战团,海王天,蓝家,白夜族白王一脉等势力也凑不出保护四百零九人的阵容。

    就算凑出来了也没用,内宇宙可以刺杀一次就可以刺杀两次,门户计划并非绝密计划,这是正大光明的威胁。

    相比刺杀,带来的更多是那些被刺杀之人的恐惧,因为害怕,他们会改变立场,选择退出东疆联盟,他阻止不了。

    没有人愿意活在屠刀下。

    一个门户计划,完全可以轻易瓦解东疆联盟,怪不得刘千决说即便不老翁接管东疆联盟也没用。

    除非荣耀殿堂插手,遏制内宇宙。

    “大胆,你们敢这 样威胁陆盟主,你剑宗不想混了是吧,这些破剑都生锈了吧,你知不知道别说你一个剑宗,就算七字王庭面对我们陆盟主都要弯腰,你知不知道…”枯伟放肆的威胁。

    厉长老完全无视他,同样无视陆隐。

    他只是奉命告诉陆隐门户计划,这就是剑宗释放的善意,他们顾忌陆隐背后的力量,不想跟陆隐撕破脸。

    “陆盟主,宗主让我转告你,如果你愿意,随时可以成为剑宗的朋友,有什么要帮助的可直接联系剑宗,我剑宗与你有缘,你应该清楚”厉长老道。

    陆隐看向远处,有缘,说的应该是纳兰夫人,她叫刘浮雪,正是剑宗刘家的人,帮了自己太多。

    一十二年,自己从一个蝼蚁般的修炼者走到了如今,连堂堂剑宗宗主都主动释放善意,仅仅花费了一十二年,值得骄傲的一件事,但陆隐开心不起来,他还在被威胁。

    枯伟在陆隐身侧口吐莲花,放肆的威胁厉长老。

    这时,刘少秋到来,奇怪看了眼枯伟,“陆兄,宗主让我带你参观剑山”。

    陆隐点头,没有再与厉长老多说,带着枯伟跟随刘少秋离去。

    望着陆隐离开的背影,厉长老目光一寒,按照他的性格应该直接灭了此子,门户计划尽管没有波及到大宇帝国,但此子心中必有怨气,将来对剑宗可不利。

    不过宗主有宗主的顾虑。

    剑宗宗主刘千决平静钓鱼,内心不太舒服,多少年了,他没尝试过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投鼠忌器,不错,就是投鼠忌器。

    他竟然忌惮一个孩子。

    笑了笑,刘千决感慨,“时代真的变了,十决的出现代表未来格局,而这个孩子,却已经领先十决,代表了现在的格局,现在的孩子,不得了”。

    剑山在整个宇宙都是出名的,周边星辰环绕,这仿佛已经成了常见的景象。

    行走在剑山之上,陆隐还想着门户计划。

    刘少秋没有说话,走在前面,他在纠结要不要挑战陆隐,感受一下差距。

    陆隐在思考要不要联系王文,讨论一下怎么应对门户计划,但想了想还是没有,王文是很聪明,还有维容,琼熙儿,都很聪明,但面对内宇宙大势,他们的魄力就差了一些。

    他们有对抗内宇宙的勇气,然而眼界不可能超脱内宇宙,自己不同,以剑宗对自己的态度,自己可以做的事,可以想的事远远超过他们。

    陆隐突然想到慧根,如果喝一口慧根茶肯定能更聪明,更容易想出办法。

    他不是没想过求助长天岛,求助雷恩大战团,但这是整个内宇宙的大势,长天岛可以威胁剑宗,却威胁不了整个内宇宙。

    内宇宙各自势力仇恨也很深,但面对东疆联盟,态度却出奇的一致,让他很难处理。

    “刘兄,沐决呢?怎么没看到?”陆隐疑惑问道。

    刘少秋道,“闭关修炼”。

    “应对接下来的星空至尊赛?”陆隐问道。

    刘少秋点头。

    “刘兄,有个问题不知道方不方便问”陆隐有些迟疑。

    刘少秋看向他,“请问”。

    陆隐神色好奇,“沐决,多大了?”。

    刘少秋一怔,想了想,“快四十了”。

    “快四十了?”陆隐疑惑。

    刘少秋点头,“很接近了,其实十决年龄相差不大,比我们也就大个将近十岁,天赋加上资源,机缘,这才造就了十决,如果我们能早出生十年,未必比他们差”,说到这里,刘少秋反应了过来,眼前这家伙虽然跟他年龄差不多,但也是十决,而且,让人憋屈的是这家伙连续击败了两个十决。

    想到这里,刘少秋顿时没有挑战陆隐的玉望了,他试着对比,如果挑战刘天沐结果如何,想了想,很惨,陆隐跟刘天沐差不多。

    “陆兄,你才是真正的奇才”想到最后,刘少秋憋出这么一句。

    枯伟得意了,“我七哥当然是奇才,你是不知道,在新宇宙,七哥一人对抗那么多天之骄子,辰祖大墓内无敌…”。

    陆隐打断枯伟的话,目光看向远处,那里,剑气冲天,充满了凌厉之意,每一道剑气都与其余剑气呼应,形成奇异的战技。

    陆隐见识过这种类似战技,这是组合战技,也可以称之为战技中的阵法,这,应该是剑阵。

    剑之组合战技形成剑阵,威力翻倍提升。

    他跟刘少秋还有枯伟来到冲天剑气不远处的山峰之上,低头看去。

    巨大的广场上有上百名剑宗弟子,联合训练组合剑技,每一个人走动的方位,施展剑气的方向都不同,组合起来就是威力巨大的剑阵,每斩出一剑,上百人都发出怒吼,声浪都能扭曲虚空。

    这些剑宗弟子仅仅是极境实力,然而联合剑阵之位,在陆隐看来足以威胁巡航境。

    “好厉害的组合剑技,不愧是剑宗,单独的剑技有无敌的十三剑,而组合剑技更是精妙”陆隐赞叹。

    枯伟惊讶,“没想到这剑宗还有这种剑阵,我只在新宇宙看到过类似的组合战技,外宇宙好像没有”。

    “有,太摩殿就有组合箭技,不过威力没这么大,需要的人数也更多”陆隐道。

    刘少秋道,“剑阵的发挥既要看布阵之人的实力,也要看彼此熟练的程度,我剑宗有一套百人剑阵,布阵者皆为巡航境,却拥有威胁启蒙境的实力”。

    陆隐心中一动,“不知哪里可以看到?或者说不可以对外看”。

    刘少秋道,“任何人都可以看,剑阵讲究心境通明,自有一套训练方法,外人即便看到也学不会”,说完,带着陆隐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不久之后,他们来到另一座山峰下,前面有一个广场,与刚刚那个广场比大了何止十倍,广场上盘膝坐着上百剑宗弟子。

    陆隐惊讶,果然都是巡航境。

    这就是剑宗的底蕴,当初大宇帝国皇庭十三队队长也不过是巡航境足以担任,而在这里,只是普通的弟子,虽然年龄大了一些。

    剑宗精英弟子,巡航境完全可以挑战普通狩猎境,尽管未必能胜,却拥有胜的希望,这就是剑宗弟子。

    上百巡航境精英弟子联合,借助剑阵挑战启蒙境并非不可能。

    广场外有一块巨大石板,上面刻着一句话,‘狩猎境挑战成功者,可提要求’。

    陆隐疑惑,“刘兄,这是何意?”。

    刘少秋道,“这是我剑宗的规矩,自古流传,任何达到狩猎境的修炼者但凡可以挑战剑阵成功,可以面见宗主,提出一个不过分的要求”。

    陆隐目光一亮,“有人成功过吗?”。

    刘少秋点头,“有过,大师姐就成功了,还有当初登剑山的真武夜王,文三思都成功了”。

    陆隐目光闪烁,看向广场。

    刘少秋看了眼陆隐,“看来陆兄有兴趣”。

    陆隐笑了笑,抬手,拍在枯伟肩膀上,“去试试”。

    枯伟一愣,没反应过来。

    陆隐抓住他肩膀直接扔进了广场。

    枯伟大惊,迎面而来的是磅礴凌厉的剑气,他哀嚎一声,身形闪烁,避开剑气,身后,头顶,四面八方,包括脚底都有剑气侵袭,这些都是组合剑气,可不是寻常剑气。

    即便以枯伟出自七字王庭枯家的实力,足以越级挑战,本身还是三星掌御中级解语者的能力都浑身发寒,险而又险避开,头皮差点被削断。

    身处剑阵,根本没有反应时间,无穷无尽的剑气宛如天空压顶,他避开数次,手臂,大腿都被剑气刺中,流出了血,怒极,“伟哥跟你们拼了”,说着,一指点出,迎面击向前方剑气。

    剑气突然转变,消失于虚无,那是一指禅的力量,可以让敌人心境平和,没有战斗玉望。

    一指禅成功了,但枯伟面对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上百人,上百个巡航境剑宗精英弟子,前方剑气没了,身后,侧方,头顶,脚底剑气汹涌而来,他脸色煞白,“七哥,救命”。

    陆隐身形一闪出现在枯伟身旁,面对周边剑气,抬手,屈指轻弹,乓的一声,巨大力量震碎道道长剑,一手将枯伟推了出去,与此同时,两侧剑气形成联合姿态,切断虚空,将他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