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一起来

    乓的一声巨响,虚空膨胀,近而爆开,如同波浪倒卷,无数虚空裂缝吞噬周边,至尊山外,星空都被引动,颠覆了星辰。

    辰祖再次被一刀斩退,半边身子都切割了。

    这时,慧祖出现在陆隐身后,原宝阵法——如封似闭。

    陆隐目光冷冽,看着四周扭曲的虚空,正是这种原宝阵法逼得他逃无可逃,被辰祖一刀重伤。

    然而,现在有用吗?

    他身后,黑色气流如星云转动,抵住如封似闭,随后轰的破开。

    慧祖单手旋转,将黑色气流牵引进入奥创境星能中,陆隐回身,勾廉斩出,慧祖瞬间消失,原地横向斩开一道虚空切口,随后蔓延出至尊山。

    所有人抬头,呆呆望着头顶虚空被切开,这股力量让他们头皮发麻。

    慧祖,辰祖确实厉害,但他们目前拥有的只是当初自己修炼到启蒙境时期的力量,并非他们成为祖境后压抑到启蒙境时期的力量。

    同辈高手对战,并非没有战胜的可能。

    陆隐这种状态,对他们形成了压制。

    上清没想到陆隐以一敌二,竟打的辰祖与慧祖避退,他兴奋的战栗。

    陆隐目光扫来,高高抬起勾廉,狠狠斩下。

    慧祖再次出现在上清身侧,将他带离,原地再次被破开虚空。

    所有人都没想到,明面上的唯一至尊上清居然被压制了,更重要的是辰祖与慧祖被压制了,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那可是辰祖与慧祖。

    纵观古今,谁能肯定胜的了这两人?

    新宇宙,禅老起身,看着光幕,神色肃穆到了极点,他想起来了,当初争夺机缘的时候,在那个地方听闻过,黑色,白色,勾廉,还有那纯黑色的双眸,看似是死气,却又蕴含生气,这,是一位最古老祖境强者的力量,那位古祖,人称死神。

    上圣天师也想起来了,他脸色不停变换,这种力量应该消失了才对,如今居然有人能继承死神的力量?

    永恒国度,银紧盯着光幕,眼底深处藏有深深的兴奋,就是这股力量,死冥族寻找了无数年,就是想要寻找这股力量,谁能得到这股力量,谁,就是死冥族的王。

    队长啊,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至尊山山巅,辰祖再次被打退,小半边身体被斩断,化为气流再度融合,另一边,慧祖想尽办法妄图影响陆隐的星能,然而陆隐此刻使用的可不是星能。

    上清终于出手了,至尊赛到如今,他第一次主动出手,之前都是凭着辰祖与慧祖对敌,压抑的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有人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自从陆隐变成这种样子,还没移动过,一步都没移动过,他不需要躲避,因为还没人,够资格让他躲避。

    慧祖再出出现在陆隐身后,同时出现的还有上清,“秘术——放逐”。

    陆隐巨大勾廉砸在地上,黑色气流自下而上形成倒卷的瀑布,上清的放逐秘术被挡住了,他震撼,居然可以挡住秘术?

    他根本不知道,这是死神的力量,祖境战技,最古老祖境的战技。

    陆隐左手伸出,抓向上清,上清急忙避开,然而与陆隐纯黑色双眸对视,那种寒意再次降临,竟令他一时间恐慌,幸亏慧祖将他带离原地,陆隐一手落空,右臂抬起,勾廉绕着身体一圈橫斩。

    圆形弧度斩击撕裂虚空,慧祖带着上清出现,不管出现在哪个方位,都在斩击范围之内。

    慧祖被斩击直接切开身体,化为气流消失,而上清,腹部同样被斩击重创,鲜血洒落。

    上清脸色煞白,秘术——惩戒。

    陆隐腰间,同样的伤口出现,这就是惩戒秘术,上清受了什么伤,他就要承受同样的伤害。

    然而陆隐腰间伤口并没有血液流出,有的,只是黑色气流盘旋,随后再度恢复,连缠绕在腰间的披风都恢复了。

    虽然没有流血,却也有疼痛传来,疼痛仿佛加剧了陆隐的暴虐,他纯黑色双眸闪耀,巨大勾廉砸在地上,转头望向周边,望向天梯下,望向第一断层,望向整个至尊山,抬手,勾了勾手指,“一起来”。

    一直以来,陆隐并不是太狂妄的人,然而在这种状态下,他控制不了自己,一旦受伤,影响了思绪,那种暴虐就会占据上风,此刻,要么退出这种状态,但那样,他赢不了上清,要么,消耗掉这种状态。

    凭上清一个人是消耗不了的,所以他挑衅了所有人。

    王易毫不犹豫出手了,身形一闪消失,“四绝散手——天刀”。

    陆隐左臂一甩,气流化作的盾恰好挡住天刀之威,巨大的力量将王易都震退了百米,他惊骇,速度被破解了?

    另一边,武太白单手遮住面目,气流汇聚手心随后释放而出,缠绕自身,一跃冲向陆隐。

    同一时间,夏九幽的三式刀意,秋诗的天星剑术同时落下。

    都是精英天才,做事果断,既然陆隐挑衅,他们便不会犹豫。

    明明都是很强的攻击,不管是三式刀意还是天星剑术,都算是至尊赛排行前列的超强攻击,却破不开陆隐体表的那层黑色气流。

    武太白降落,一拳轰出,这一拳,他曾将羽化梅比斯压下。

    陆隐抬手,一把抓住武太白,武太白体表的气流与黑色气流缠绕,竟被层层分解。

    没人比武太白更惊讶,王易看到这一幕同样震撼,竟然分解了神武罡气?

    砰的一声,武太白被甩了出去。

    辰祖一刀当头落下,陆隐再次抬起左臂,乓的一声,震撼的余波扫荡,将夏九幽,秋诗都震退到了天梯下。

    一声音啸,妖玄出手,恐怖的精气神如天塌地陷般压来。

    陆隐身后,气流形成的双眸一闪,精气神毫无用处。

    妖玄咬牙,国师的任务能不能完成就看着最后一战了,当前至尊赛明显没人能单挑陆隐,想着,望向天梯下,“出手”。

    一声咆哮,噬星化为巨大的体型,抬起爪子落下。

    论力量,至尊赛上无人比得过噬星,哪怕陆隐是这种状态,它也有信心以力量压制。

    陆隐依然站在原地未动,头顶,噬星巨大的阴影笼罩,他左手一把抓住如同锁链的黑色气流,猛地甩出,缠绕向噬星,那真的是锁链,噬星哀嚎,力量没有用武之地,被陆隐以锁链捆绑直接甩飞了出去。

    周边,虚空被切割,四面黑暗笼罩,秘术——黑棺,来自不见光。

    下一刻,尖刺自黑棺穿透,所有人紧盯着陆隐。

    随着黑棺消失,陆隐毫发无损。

    不见光苦涩,连秘术都没用吗?

    百脉冲向陆隐,张嘴撕咬黑色气流。

    作为祖境强者身上的寄生虫,他可以撕咬任何东西,除非被困住,酒豪是它唯一的克星。

    但随着百脉撕咬黑色气流,竟停顿了下来,陆隐抬手一把抓住,用力,将百脉直接捏碎。

    妖玄瞳孔陡缩,怎么可能?

    虚灵原本想偷袭一下的,看到百脉的下场直接懵了,掉头就走。

    “大轮回术”不空出现,一掌击出。

    然而手掌还没触碰到陆隐,锁链自虚空而出将他缠绕,跟噬星一样被狠狠甩出。

    羽化梅比斯额头绿叶闪烁光芒,远处,太一神紧盯着陆隐,削弱符文道数。

    羽化梅比斯一拳砸出。

    陆隐左臂同时轰出,砰的一声,羽化梅比斯被打退了出去,掉落第一断层。

    武太白与王易对视,“没想到在这片星空,我们还有联手的机会”。

    王易无奈,“关键是联手也赢不了,这家伙太变态,能跟那几个比肩了”。

    武太白失笑,“能让堂堂王家传人这么夸奖,我都要佩服他了”。

    王易没有废话,猛地冲向陆隐,“四绝散手——魁熊”,另一边,武太白冲出,身后印照武祖,恢弘力量扫荡,手背出现武印,一拳轰出。

    两只拳头,代表了两股无与伦比的力量,踩裂了大地,洞穿虚空。

    陆隐右手勾廉橫斩,兹的一声,刺目光芒闪耀,无法形容的锋芒泯灭虚空,朝着星空而去。

    幸亏裁判长及时出手,否则这道锋芒足以灭掉一个方向上的所有人。

    王易与武太白被一刀斩退,两人同时受伤,鲜血滴落,五指都被撕开,看上去颇为凄惨。

    微风吹拂,陆隐目光一动,第十三剑。

    刘天沐出手了,再次施展了第十三剑,情剑,跨越黑色气流,直接斩向陆隐体内。

    与之前一样,第十三剑无用。

    刘天沐脸色苍白,还是没用?

    采星女神色震撼,不需要卜算,因为陆隐,从头到尾就没移动过。

    所有人联手竟无法逼他移动一步,究竟是什么力量?可怕到这种程度?

    枯伟等人已经兴奋的快要晕过去了。

    小黑小白不停跳跃,大喊好帅。

    汐淇头顶,鱼没有说话,怪异望着陆隐,这,这,什么玩意?好眼熟。

    没人可以形容看到的震撼,还有那种寒意。

    陆隐此刻表现出的实力是真正的无解,超越了辰祖,慧祖出现带来的震撼。

    ------------

    谢谢兄弟们支持,谢谢!!!加更奉上,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