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章 你 不配

    小结巴是倒霉的,他被人欺负了,还好速度快,每次都能跑掉。



    夏天实力不弱,即便达不到十决层次,自保没问题。



    小叶王人都没了,没人找得到他。



    情珑珑到处放毒,少有人敢惹她,对于毒这种东西,众人还是很慎重的。



    最倒霉的就是太元君,没什么凸出,实力也不算太强,嘴还臭,被不少人围攻过。



    采星女很淡然,一次都没出过手,即便新宇宙对采星门都是讳忌莫深的,卜算之能,没人敢随意招惹,何况采星女太美了,不少新宇宙的修炼者巴结。



    陆地上的战斗从单人大战演变为了混战,不少人已经寻得合作者,三两个合作者一起出手,让陆地众多地方硝烟四起。



    一片山脉中原本近八人混战,令山脉颠覆,天空炸响。



    随着一道人影降落,混战即刻停止,激战双方齐齐退出山脉,不敢再出手。



    没多久,梅比斯一族树心传人出现的消息震动山海界。



    新宇宙有几个庞然大物是不能招惹的,荣耀殿堂自不必说,天星宗,七字王庭,葬园,还有梅比斯一族,都是无与伦比的庞然大物。



    梅比斯一族很神秘,所在之地并非固定,很多人都知道,梅比斯一族诞生于一只巨大乌龟背上的古树内,无数年下来,竟掌握了人类星域经济,没人知道她们怎么办到的,想想都知道多可怕。



    山脉外,两男一女三个修炼者喘着粗气,“没想到梅比斯一族树心传人这么早来了,荣耀殿堂的法子可都没来呢”。



    “可能梅比斯一脉距离山海界较远,只能早来”一个男子道。



    三人无奈,刚刚的混战正是来自他们与另外一队人,却被梅比斯阻止。



    一粒石子掉落,砸在地上,灰尘平淡的扫过地面,很柔和,但却蕴含一股力量,一股令三人动都不敢动的力量。



    不知什么时候,三人头顶出现一个男子,缓缓降落,出现在眼前。



    男子样貌普通,没什么特别的,唯有那双眼睛,看上去很特别,让人一眼忘不掉。



    “你们刚刚说,梅比斯出现在山脉内?”男子问道,语气柔和。



    三人愣愣点头。



    “几个?”。



    “一,一个”。



    男子诧异,“只有一个?”。



    三人点头。



    男子挥手,三人如释重负,连忙离去。



    “居然只来了一个,看来这一代的树心传人对自己很有信心,这就麻烦了”男子喃喃自语。



    远处,那三人跑了很远才停下。



    “吓死我了,还以为要被杀了,刚刚那个男的谁啊?”女子惊惧道。



    另外两男子摇头,“不认识,但那股力量让人动都不敢动,绝对是最顶级高手”。



    “这次山海界之争真的来了太多高手,内宇宙所谓的十决貌似就不弱,能跟七字王庭传人对抗,简直变态”。



    “我们还是多找几个人合作吧,反正也没打算争星辰五子之名”。



    “也对,多找几个”。



    …



    山脉内,羽化梅比斯悬空,脚底,小草蔓延而出,将她托了起来。



    她就这么坐在小草上,仰望远方,看着远处那座朦胧的高山,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多久,男子到来,面带微笑,“果然只来了一人,敢问芳名?”。



    羽化梅比斯看向男子,目光讶然,淡淡开口,“羽化梅比斯”。



    男子赞叹,“好名字,在下,夏九幽”。



    羽化梅比斯目光明亮,“七字王庭,夏家传人,我听过你”。



    夏九幽笑道,“荣幸之至”。



    “你找我有什么事?”羽化梅比斯问道。



    夏九幽道,“只是来看看,毕竟梅比斯一族树心传人少见”。



    “没什么稀奇的,不是吗?”羽化梅比斯道。



    夏九幽笑了笑,打了声招呼,渐渐远去。



    望着夏九幽背影,羽化梅比斯目光少有的凝重,这个人有些与众不同,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感觉,有些深不可测。



    七字王庭,夏,幽,宇,策,枯,慧,邪,尽管彼此没有高低之分,然而一直以来,荣耀殿堂最忌惮的,就是夏家。



    包括她们梅比斯一脉,天星宗等,所有人公认夏家为七字王庭之首,这个夏九幽绝对是此次星辰塔争夺最可怕的对手之一。



    山海界外,一艘冒着烟的飞船到达。



    不少人看到,表情怪异,这艘飞船,要爆炸了吧!



    飞船内,孤小二激动,终于到了,终于脱离苦海了,他宁愿跟那些变态死斗,也不愿留在吞烟山脉被老爹折磨,终于活着出来了,他一跃走出飞船,刚要进山海界,也许是彼此缘分注定,孤小二缓缓转头,看到了——青楼,然后毫不犹豫转向,他觉得自己应该放松一下。



    三天后,一艘巨大飞船出现在山海界外,引得无数人关注。



    青楼内,原本潇洒的孤小二,太一神都被惊动,望向那艘飞船,那是荣耀殿堂飞船,里面乘坐的,赫然是荣耀殿堂法子。



    这一代关于荣耀殿堂法子有很多传闻,其中流传最广的就是传说中的三阳祖气被练成了,修炼成功的正是第一法子。



    三阳祖气名气之大与荣耀殿堂本身也差不了多少,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可能正是三阳祖气成就了荣耀殿堂。



    正如天星功对天星宗的地位一般。



    所有人都听过三阳祖气,各大势力都研究过三阳祖气,但对其真正威力知之甚少,仿佛从古至今,无人逼出三阳祖气真正的威力。



    当然,也有一个原因便是并非每一代都有人能修炼成三阳祖气的。



    十万年无人练成的三阳祖气被练成,很多人并不相信。



    首先从飞船内出来的是束景,当初宇宙海与第六大陆激战,他是冲在最前面的法子之一,与十决联手对抗不空,让不少人尊重。



    紧接着走出的是一个脸上带着诡异面具的女子,看不到容貌,也看不到战力,即便太一神看符文道数也看不出来。



    最后走出的,是上清,也就是第一法子。



    上清脸色冷漠,体表缠绕三道气流,如仙如神,看的不少人愣神。



    “那,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三阳祖气吧”有人猜测。



    “应该不会吧,不是说荣耀殿堂吹牛的吗?”。



    “这你也信?”。



    “抱歉,你说的信是荣耀殿堂吹牛还是三阳祖气?”。



    “我怎么感觉这个第一法子比诸神之乡那群神经病更像神?”。



    “我也有这种感觉”。



    …



    听着其他人对话,太一神脸色黑了下来,紧盯着上清,瞳孔变幻,化为符文。



    但不管他怎么看都看不出上清的真正实力,那个女人和束景也一样。



    孤小二看了一眼就不在乎了,他老子让他争夺星辰塔,他又不想争,跟这群变态争不是找死吗?



    转眼,荣耀殿堂三位法子进入山海界。



    刚进入山海界,迎面而来的是太元君和两名修炼者对峙。



    太元君一脸高傲,“这就是所谓的新宇宙精英?就凭你们也能争夺星辰塔?笑话”。



    在第六大陆入侵之前,太元君虽然狂傲,但却不至于这般嘴贱,只是采星女跟随真武夜王一事着实刺激到他了,以至于他现在有种对周边一切发泄的冲动。



    对面,两名修炼者冷冽,“区区内宇宙蛮荒之地修炼者还敢狂傲,找死”。



    太元君招了招手,“来试试”。



    这时,上清三人平静走去,走在太元君与那两个修炼者中间。



    那两名修炼者看到上清三人,目光惊讶,直接退后,他们认出了束景和那个女子,女子是第二法子,面具太独特了。



    这两人退后了,太元君却不爽,“站住,从后面绕过去,新宇宙的人就这么不懂礼貌?”。



    上清三人顿住,看向太元君。



    那两个与太元君对峙的修炼者骇然,对视一眼,头也不回的就逃,心中对太元君的敬佩直接提高了一百层,这是个喜欢作死的人呐!



    太元君挑眉,“逃了?废物”,说完,盯了眼上清三人,转身就走。



    “站住,你,来自内宇宙?”上清开口了,说话的时候,戴面具的第二法子腾空离去。



    束景同情看了眼太元君,也离去,唯有上清站在原地看着太元君。



    太元君回头,“怎么?想挑衅?”。



    上清语气冷漠,“带我去找十决”。



    太元君眼睛眯起,“你怎么知道我不是?”。



    “你,不配”上清淡漠道。



    太元君眼中怒意一下子就涨上来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真武夜王,想起了采星女跟在真武夜王后面那么长时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到这个,他整个人就失控,想也不想取出碧绿色长萧,吹奏战技,他的战技名为别君颂,一曲别君颂,送君九重天。



    别君颂在内宇宙赫赫有名,打的无数同辈失声,只要别君颂箫声响起,意味着唯有十决才能对抗。



    太元君这段时间在山海界也打响了别君颂之名。



    正当箫声要响起的一刻,上清体表气流消失了一道,紧接着掠过太元君,太元君瞳孔急剧缩小,手中,长萧无力掉落,整个人缓缓倒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