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差距

    离开北门楼一段距离后,陆隐停止前进,“出来吧”。



    身后,一道消瘦身影走出,此时是晚上,人影样貌不太清晰,但陆隐领悟了场域,五感提升,看的很清楚,他不认识此人,“你是谁?”。



    此人从北门楼一路跟出来,却又没有敌意,很奇怪。



    人影接近陆隐,距离陆隐十米远处停止,“我叫阿帆,你可能没听过,但我跟你有过一战,你应该有印象”。



    陆隐迷茫,“有过一战?什么时候?”。



    阿帆认真道“传界之战,那个时候,你是红名”。



    陆隐目光惊讶,“你是被我抢了传界石的人?”。



    阿帆目光憋屈,点头。



    陆隐无语,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这种人,传界之战囊括宇宙有传界石的年轻一辈,此人该有多倒霉,被自己红名状态碰到,抢了传界石,而且,居然还是北行流界的人,还碰到了,这就尴尬了。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



    陆隐虽然尴尬,却也不在意,传界石本来就是可以争的,当初疯院长毁了第十院,那么多传界石也被别人抢走了,这很正常。



    “怎么,你找我是想报仇?”陆隐道。



    阿帆脸色肃穆,紧盯着陆隐,“我想再跟你一战”。



    陆隐皱眉,“你应该清楚打不过我”。



    阿帆眼中闪过一丝苦涩,“我知道,但我怎么说也是尚武学院最顶级学生,被人一掌击败实在不甘,至少,我希望能接到你第二掌”。



    陆隐挑眉,“接我第二掌?好大的口气”。



    阿帆一怔,只是接第二掌而已,口气很大吗?



    他哪里知道陆隐是按三十重劲最强标准判断一掌的,能硬接三十重劲一掌的人,放眼宇宙极境只有那几个,探索境也会被秒杀,所以他才认为阿帆口气大,就连之前新人类联盟那个施展尸王变灰瞳状态的尸王都被一掌轰飞了。



    等等,尚武学院,阿帆?陆隐总觉得在哪听过。



    “陆隐,我阿帆以私人身份向你发出挑战”阿帆大声开口,语气肃穆。



    陆隐想起来了,阿帆,圣迪欧斯挂名者之一,纪录上写的就是来自尚武学院。



    “你是不是参加过外宇宙试炼?”陆隐问道。



    阿帆点头,“参加过”。



    陆隐点头,那就没错了,此人既然能在圣迪欧斯挂名,刚刚又从北门楼走出,看来有点背景,他需要的就是这种人,“你想向我挑战?”。



    “没错”阿帆神色认真。



    陆隐沉吟,“挑战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阿帆握拳,“战斗就是战斗,还有什么条件?”。



    陆隐嘴角扬起,“我战斗要么出于自愿,要么出于保命,不然凭什么跟你打,战斗有风险,人还是安稳点好”。



    “好,你说,什么条件?”阿帆开口。



    陆隐目光发亮,“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战败后加入圣迪欧斯,成为我陆隐的下属议员,二是”,说到这里,陆隐突然不知道怎么定价了,当初火域拉努克因为曦月一事去第十院找自己麻烦,自己开出的切磋条件是两万立方星能晶体。



    对那个时候的自己来说两万立方不算少,但对如今的自己,他想了想,貌似光欠露露的就有五十立方星能晶髓,那可是精髓,相当于五百万立方星能晶体。



    一想起自己欠那么多钱,陆隐目光一狠,“二是一立方星能晶髓,你挑一个”。



    阿帆呆住了,好像听到不可置信的事,“你,你说什么?一立方星能晶髓?”。



    陆隐点头,看着阿帆呆滞的样子,感觉不妙,“你,拿不出来?”。



    阿帆摇头,“星能晶髓太过珍贵,一般都掌握在大家族手中,而且非嫡系传人很难得到,我没有”。



    “星能晶体也行,你可以换算”陆隐道。



    阿帆纠结了片刻,“我选第一条”。



    陆隐挑眉,“怎么,你连十万立方星能晶体都没有?”。



    阿帆摇头,苦涩道“钱没那么容易得到,家族给的大多是资源,至于星能晶体,也是按照吸收速度来给,每个月除了吸收修炼以及消耗在功法战技上的,剩不了多少了,我没那么多钱”。



    阿帆言语中的苦涩陆隐听出来了,他嘴角扯了扯,这些大家族子弟也不容易啊,没他想的那么奢侈,连十万立方星能晶体都没有,自己跟人借钱,开口就是星能晶髓,是不是跨步太大了?



    不过没有这么多钱,自己也没有如今的实力。



    试想,如果给那些大家族一个选择,消耗上百立方星能晶髓换取继承人拥有星空战院最强大比魁首的实力,那些家族得兴奋死,钱对每个人作用都不同,自己就是太缺钱,眼前这个阿帆,感觉有没有钱都无所谓,只要够修炼的就行。



    一个穷鬼,这是陆隐对阿帆的初步印象。



    “好吧,没钱,那就答应第一个条件,败了加入圣迪欧斯”陆隐道。



    阿帆没有拒绝,他如今在尚武学院过得并不好,正愁下一步去哪,去圣迪欧斯也不错,而且能近距离接触陆隐,随时挑战。



    两人所在的位置并不明显,但也不算偏僻。



    “要不要换个地方?”阿帆问道。



    陆隐缓缓抬起右掌,“一击而已,快点”。



    阿帆目光陡睁,太瞧不起人了,“好,那我出手了”,说着,掌中星能化形,出现一把造型奇异的武器,似刀非刀,一刀斩出。



    陆隐身形直接消失,再出现已经来到阿帆眼前,而手掌,降临在阿帆头顶上,没有落下去。



    阿帆瞳孔闪烁,脸色霎时间苍白,他全力发出的一击,被化解于无形,连地面都没破坏的了,而陆隐这一掌尽管没有落下去,但他感受得到那种深沉似海的威力。



    如果说传界之战他是被陆隐叠加劲道碾压,那么这一战,秋水无痕,却更能显示出差距。



    陆隐收回手掌,“你太认真了,专注于自己的攻击,我们差别太大,你的攻击在我眼里没有任何作用,倒不如想办法盯着我,拼一拼或许能避开一击”。



    阿帆苦笑,“就算避开一击又怎么样,如果是生死战,避过一掌也避不过第二掌,差距太大了”。



    陆隐不知道怎么说,他的速度,力量,战技,眼界,经验等等,凡是跟战斗挂钩的都远超眼前这个人,连安慰的话都想不出。



    “其实你也很不错了,同辈人中能硬撑我七重劲不死的很少,你算一个”陆隐说道,他说的是传界之战时阿帆撑住了七重劲,重伤在第八重劲下,直到第九重劲才死亡,虽然那时他没用战气,但那一掌威力足以秒杀星空战院域主,也就是说,这个阿帆拥有媲美星空战院域主的实力。



    阿帆更苦涩了,这算安慰?他当然知道自己不算太差,名列尚武学院最前列,但就是不甘心,两人年纪差不多,凭什么差距这么大,他一直都是天之骄子,传界之战他败过很多次,但一直安慰自己,对方年纪比自己大不少,陆隐算是彻底打醒了他,让他把目光不再局限在北行流界,而是放眼全宇宙。



    阿帆走了,带着苦涩与不甘。



    “七哥,太残忍了,其实你可以手下留情的”鬼侯撇嘴道。



    陆隐淡淡道“有什么意义吗?他不是不知道差距”。



    “怎么说未来他也是你手下”。



    “无所谓了,我看上的只是他的背景,实力,他还差的远,比不上月仙子,估计跟安少华也有差距”。



    “好无情,本候都替那家伙悲哀,话说回来,七哥,今晚你挑衅那个北门烈,有把握赢吗?”鬼侯问道。



    陆隐一边走一边想,“或许吧,十决神之手说当初他掌握三十重叠加劲道,击败了百强战榜末尾的高手,我应该也可以”。



    “他说你就信,全宇宙那么大,年轻一辈人数根本数都数不过来,能位列百强,可以想象多变态,这种人功法战技,经验眼界都是一流的,别拿他们跟你在圣迪欧斯击败的那两个蠢货比”鬼侯不屑。



    这点陆隐自然知道,他可是跟温蒂宇山交过手的,虽然秒败。



    他跟北门烈约定的战斗时间为北门台争夺后,还有没几天了。



    没多久,陆隐与北门烈即将一战的消息传播了出去,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人传的,北门罡那些人巴不得整个北行流界,不,是全宇宙都知道。



    “胡闹,陆隐是十决的人,是你们想打就能随便打的吗?而且第十院也在侧”北门家族,族长北门空怒吼。



    眼前,北门烈跟北门罡束手而立。



    “父亲,是那个陆隐太嚣张了,居然想坐在最上首的位置,分明是瞧不起大哥”北门罡不满开口。



    北门空怒吼,“那就让他坐,你打了陆隐的脸等于打了十决的脸,这跟学生挑战第十院不同,陆隐如今代表的是十决,他败了无所谓,这个人跟我们没关系,重点是十决脸面往哪放?知道现在外界都怎么传吗?都说我们北行流界在驱逐十决评议会”。



    北门烈皱眉,“父亲,没这么严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