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二十章 帮到底

    这整个位面这个宗门实力最为强悍,她选择了后山的禁地修炼。

    说是禁地,宗门弟子一般是不敢过来的,肖果果看过了,那是因为这里是个藏宝洞,里面好似是这里的开门立派的老祖存下的传承。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能闯过去的弟子一个都没有,因此这些好东西就一直没动地方。

    肖果果想,这估计是那位前辈的洞府,因为这里的能量是整个位面最强悍的。

    所以肖果果选择了这里当做修炼的地方,本以为会十分的清净,哪里想到,竟然会接连的看了两场好戏啊。

    “师妹,你在这里守着,我进去看看。”那男子这么说道,而那身边的女子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一脸担忧的道“师兄,不要吧,这里是禁地,你若是进去了,那么就是背叛师门,是会被驱逐出去的。”

    姑娘这么说也是原因的,此前宗门之内就有人不安分,甚至来这个境地,想要寻宝,后来被宗门发现了,因此被驱逐了出去。

    “师妹,若是这次我不学会宗门最厉害的术法,那么你就要嫁给康家,我不能眼看着你嫁给别人,只要我找到了厉害的术法,师父就不会将你嫁出去换取康家的术法了。”

    肖果果听了这话,便知道这是一对有情谊的是师兄妹了。但是这里面都是阵法,以他的修为,想要拿到里面的东西……不容易啊。

    肖果果本不想管的,但是看着两人的样子,又有些同情了,于是看着那男弟子走了进来,她帮着破除了两道阵法。

    反正她对这些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所以她这算是纯粹的帮忙,反正是他本宗门的弟子,又不是给了外人,说的过去。

    肖果果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帮他们,或许是想到了自己和池玄了吧,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也算是大团圆的结局了。

    那男弟子不敢相信,他竟然真的进来了!这个禁地据说这数千年都不曾有人进来,他其实今天是抱着不成功便去死的想法来的,没想到竟然成了。

    “呵呵,原来我便是这禁地的有缘人!”男弟子这么说着,肖果果真想要告诉他,不是你跟禁地有缘,而是他们两个跟自己有有缘分罢了。

    不过这男弟子倒是真的不贪婪,他打开的只是禁地的一部分,但是里面正好有一卷术法,因此他就真的只拿了术法。

    只是后来离开之前想了想,又为自己和那个师妹一人选择了一件法宝,而后跪在了地上道“多谢老祖成全,多谢老祖成全弟子。”

    肖果果见此倒是挺欣慰的,也不算是看错了人,这男子倒是个真心真意喜欢女子的人,而且这一屋子的宝物,他只拿了这三件,说明他知道自己这么做是犯了错了,因此不敢贪心。

    男弟子很快就跑了出去,肖果果便将阵法关闭了,让人看不出来一点痕迹。

    而那女子也十分的惊喜,两人拥抱在了一起,喜悦之情表露无遗,肖果果吃了一嘴的狗粮,觉得不太好意思。

    她可不是有意的去偷看的,只是她现在想想,自己每次和池玄见面,估计身边的人也是这种感受,吃狗粮,扎心啊。

    她有些想念池玄了,但是很快就压制住了自己的思念,继续修炼。

    肖果果觉得自己帮助了这对有情人,那么他们未来的路该很好走才对,因此也就没有继续关注了。

    所以他并不知道,这段时间男子和女子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是将高级术法给了师父,这师父也承诺了他们两个人的婚事,只是这个师父在修炼的时候,到底还是出了叉子。

    这本就是高级术法,需要相应的修为和心境才行,这个师父修炼之后,整个人陷入了疯癫之中。

    女子十分的痛苦,她不能埋怨男子,毕竟那是父亲自己的要求,其实即便不是师兄拿来了高级术法,他也会从别的地方寻来,结果是一样的。

    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她心中怎么可能不痛苦。

    很快的,这件事被宗门知道了,当掌门看到了那术法之后,心中更是震惊,这样的术法,便是他也不曾见过的。

    但是他的出来,这和他们宗门修炼的术法却是十分相似的,为此他找到了男弟子旁敲侧击,最终知道了,这男弟子竟然进入了禁地。

    这让掌门十分的愤怒,但是更多的却是对禁地的期待,毕竟当这些年过去了,没有一个掌门能够进入了那禁地,自然也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宝物。

    他一个普通的弟子有什么特殊的,他为何能做到呢?难道是因为他有什么特殊的血脉?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这掌门动了心思,要这男弟子带着他再次进入禁地。

    男弟子自然是不愿意的,上一次他能进去都不知道自己是走了什么运,这一次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他不想再次去冒险。

    更何况,从里面找到的术法,昂师父成了那个样子,所以他对禁地有了心结,因此不愿意带人去禁地了。

    但是他低估了掌门对禁地的心思,竟然拿他的师妹威胁他,因此男子不得不屈服。

    所以肖果果再次看到这个男弟子的时候,看他被掌门控制着到了这里她就知道,这是有人贪心了。

    这里是她修炼的地方,自然不希望被人发现了,因此这一次肖果果没有帮忙,那男弟子怎么可能打的开这里的阵法。

    “你是不是故意隐藏实力!”掌门不相信,这男子上次就能进去,为何现在进不去了?

    掌门,我上次能进去也是误打误撞,这一次只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掌门以我的修为,宗门前百名都不能进去,我上次能进去禁地,真的是纯粹的运气而已。”

    男子这么说,可是掌门不相信啊,抽出了法宝,直接比划在了男子的脖子上面,好似随时都能要了他的性命。

    “运气,你以为我会相信。若是不行,我就将你扔到这阵法上面,我就不相信,一点用处都没有。”

    肖果果听了这话,很是不解,这不是脑子有问题吗?你扔他到阵法上面,难道就能有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