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章 强攻安化皇城(上)

    所以,当把各个街道占领之后,大军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开始若无旁人的开始打扫战场,丝毫不把皇宫里的禁军放在眼中。

    这却是把皇城上严阵以待的禁军气的不行,可惜,大明士兵根本不靠近城墙,使得他们只能干生气,却拿大明士兵没有一点办法。

    然而,大明士兵却站在他们的攻击范围外不断的嘲讽他们,使得他们气的是各个面色铁青,恨不得冲出去和大明士兵决一死战。

    但是,因为命令和自己的职责所在,他们不敢贸然行动。

    大明士兵在外肆无忌惮的打扫着战场,同时将炮兵阵地也建立了起来,而城墙上的安化国士兵自然也是不会闲着,在城墙上开始建造防御工事。

    “哎,哥几个,看样子,那些禁军也不是草包嘛!竟然还懂得建造防空防御工事。”看着城墙上安化士兵忙碌的身影,王木不但没有丝毫的担心,反而还开起了玩笑,“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们所建造能够禁得起几波炮击的轰炸!”

    “哈哈!就那些用木头建造的防御工事,最多两波炮击,便能将至炸毁。”一名将领微微一笑,眼中带着一分鄙夷的神色。

    “恐怕,两波之后,他们没有被炮弹炸死,反而倒是会被那木头给砸死啊!”又是一名少将级军官接过了话。

    “这话说的不错,看那木头挺重的,若是砸在身上他们就算不死也得脱成皮,但是若砸在脑袋上,我敢断定,绝对可以送他们归西。”

    “哎!管他们是被砸的半身不遂,还是砸死也好,反正都对我们没有坏处。到时候木头落在城墙上,必然会导致他们行动不便,我军远距离发动射击,他们根本就没有阻挡的可能。

    而且,到时候再往城墙上来数十炮,我还不信他们还有躲的地方,他们啊!这叫做自己给自己挖坑埋自己。”

    “哈哈,那倒好,还省得我军士兵给他们挖坑。”

    “”

    军官们看着不远处的城墙谈笑风生,脸上没有一丝战前的紧张,反而是无比的轻松。

    而此刻,朱厚照却是真站在城楼的阳台上眺望着皇宫,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可眼神之中却带着一丝惆怅。

    对于朱台溍等人的性格喜好、为人处事等各方面都有所了解之后,他对于自己的这个族弟并没有太大的杀心,反而还有着丝丝好感。

    当然,这好感只是兄弟之间的好感。

    “皇上,您是在担心朱台溍和朱鼒材父子吗?”公孙怿霰似乎看到了朱厚照眼中的惆怅,便是在一旁出言问道。

    “嗯!”朱厚照点了点头,用着平静却有些不忍的语气说道“王弟他不是王叔,犯错的是王叔一人,杀他,朕真的于心不忍。

    而且,想我朱氏皇族在数十年前是多么的兴旺,可如今却是人丁凋零。若是朕把他们杀了,如何对得起已去的列祖列宗。”

    经过这么多年来的生活,朱厚照已经完全认可自己如今的身份。所以,重孝的他实在不忍朱氏皇族的人丁再凋零下去。

    “皇上,您刚刚不是已经下令了吗?可为何又要如此呢?”碧珠问道。

    “枪炮无眼。”朱厚照简单的回了几个字,若是放在以前,他或许不会如此的多愁善感,但是待天下一统之后就要离开这片天地了,他也因此而改变。

    闻言,碧珠和公孙怿霰两人皆是不再说话。

    而重新回到朱厚照身旁的申阖等人也不说话,他们对视了一眼,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正如朱厚照所言,枪炮无眼,在枪炮之中谁也没有办法保证朱台溍和朱鼒材等人的完全。而且,在混乱的情况下,若是士兵们杀红了眼,就算有命令限制,也难保不会误伤。

    更何况,在两军交战的时候,谁有能够估计到朱台溍父子的安全呢!

    所以,他们只能保持沉默。

    不过,好在朱厚照也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既然定下了的事情,他是不会做出改变。而且,若是朱台溍父子被炮弹炸死了,也只能说是他们的命。

    很快,时间已经来到下午五点十分,而炮兵阵地已经建立完成,现在各部已经做好准备,只等着朱厚照下达攻击的命令。

    朱厚照看了一眼怀表,然后又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极近昏暗的天空,他便是淡淡的说道“传令,给朱寘鐇最有一次通告,若是拒绝,直接开炮,并在炮击十分钟之后发动全面进攻。”

    “是!”申阖向朱厚照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走到指挥台上,拿着传呼机便是开始下达命令。

    命令一经下达,负责前去通告的军官便是拿着扩音器来到皇城城门前,拿着扩音器便是向城墙上的守将大喊。

    城上的守将听完话之后,便是立即派遣士兵前去传达。

    而结果,早已再第一次朱寘鐇拒绝之后便已注定,负责通告的军官只得无功而返。

    得知结果之后,前线的炮兵师长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按照朱厚照的指示,命令士兵们开炮,“各部准备,开炮!”

    “开炮!”随着师长的一声命令下去,指挥的炮兵便是高声大喊一声。

    “噔噔!”回答指挥士兵的只有阵阵的炮弹出膛声,随着出膛声不断的响起,一枚枚炮弹便是向着安化皇宫飞去。

    炮弹飞射,划出完美的抛物线,带着阵阵悦耳的破空声。

    咻咻咻咻

    破空声响起不到两秒的时间,第一轮炮弹已经落在了城墙上的防御工事之上。顿时间,城墙上的防空工事发出剧烈的抖动。

    同时,也响起了木头断裂的声音。而在木头上的泥土也被震的不断落下,使得躲在下面的安化国禁军顿时变的灰头土脸。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第一轮炮弹爆炸不到数秒的时间,第二轮炮弹又画出抛物线飞了下来,直直的落在放炮工事上。

    顿时间,炮弹爆炸,随着爆炸声响起,放炮工事也响起了阵阵的木头断裂声。

    声音使得禁军们脸上露出惊慌之色,连忙远离要坍塌的地方。

    。